即時新聞:
新聞
警網多寶網  >  面孔  > 正文

民警許輝患癌8年仍堅守一線

妻子退還善款完成“老許”遺願

2021年03月11日 16:50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阮仕喜 張斌   
中國警察網 · 阮仕喜 張斌  |  2021-03-11 16:50

  56歲的許輝與癌症抗爭8年後,帶着許多“遺憾”,陝西省公安廳西鹹新區公安局涇河新城分局法制大隊二級警長許輝離開了他工作的33年的警營。臨終前,他拉着妻子湯靜如的手吃力地説:“把同志們捐款的剩餘5萬塊錢退還給組織,將同志們的愛一直傳遞下去……”

  許輝去世後不久,湯靜如帶着兒子來到西鹹新區公安局涇河新城分局,把同志們給他捐款治病剩餘的5萬元交到政委楊文會的手中……

  作為一名從警35年的“老刑警”,許輝先後參與破獲刑事案件800餘起,查處行政案件3000餘起,化解民間糾紛1500餘起,榮立個人三等功3次。2020年2月20日,陝西省公安廳發佈戰時獎勵命令,給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成績突出的許輝記個人二等功。

  但這些榮譽的背後,是許輝一個身患癌症8年卻依然堅守在基層一線,直到生命盡頭已經56歲的他。

  “當刑警的,就是要堅守事實真相”

  1987年8月,許輝從陝西省人民警察學校畢業,分配到咸陽市公安局渭城分局工作。出身農家的許輝並沒有太多過人技能,有的只是對工作的執著和認真,在基層刑偵工作中,他勤於學習、善於思考、精於總結,很快成為了刑偵戰線上的一把好手。

  1993年5月,時任刑警中隊副指導員的許輝,帶領專案組調查咸陽市渭城區一宗命案。當時,法醫經過勘察認為涉案男子極有可能系自殺。但許輝走訪了死者生前20餘名親屬鄰居,瞭解到其性情剛烈,結合死前跡象認為自殺動機不足。

  憑着心中的一絲疑點和警察追尋事實真相的執著,他帶着專案組反覆調查發現了端倪。在事實證據和政策攻心下,受害人妻子交代不堪丈夫家暴而殺人毀屍的犯罪事實,揭開了這起命案真相。

  “我們親屬都沒有異議,就當他是自殺的,你卻非要查個水落石出,對你有什麼好處?”嫌疑人歇斯底里質問許輝。

  “當刑警就要堅守事實真相,堅守法律底線。這,就是我的好處。”許輝平靜而正色的回答。

  憑着從警的初心,許輝在35的從警生涯中,先後參與破獲刑事案件800餘起,其中偵破重大殺人案件10餘起,查處行政案件3000餘起,化解民間糾紛1500餘起。

  “不能正常工作了,就更不能再給組織添麻煩”

  2005年,在偵破欒某等人故意殺人案中,許輝從在逃嫌疑人家中一封新疆來信中嗅到玄機。他與另一名民警趕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奇台縣,喬裝成鄉鎮幹部,經過7天7夜調查走訪,摸清了負命案在身嫌疑人的落腳點。

  “叫了一聲名字,他一應聲,我們就確定了人。這傢伙一米八幾,我上去一下就把他控制了。”身高不足一米七的許輝,每每説起這次“逆襲”,甚是自豪,眼神中還似乎泛着年輕的光澤。

  在涇河新城分局工作期間,許輝看上去瘦弱不堪,不僅僅是因為“老許”老了,更因為2012年他被查出肝腫瘤,身體素質每況愈下。然而,面對病痛,他沒有被擊倒。

  從此,許輝的人生中又增加了新的鬥爭——與病魔抗爭,這一爭就是8年。

  抗癌之路,不僅有痛苦和驚心,更有經濟上帶來的巨大壓力。為了治療癌症,許輝時常需住院化療、手術治療,日常也需口服藥物控制,醫療費用支出大。他家中有80歲老母親需要照顧,妻子湯靜茹2008年也因企業破產而提前退休,當時退休金不足800元,家庭經濟入不敷出。面對困難,許多親戚都勸他向單位申請特殊照顧,妻子也哭着勸他。

  然而,許輝從未向組織提過任何特殊要求。“我得了病,本來不能正常幹工作了,就更不能再給組織添麻煩。”在家裏,許輝常常告誡妻兒。

  “疫情防控刻不容緩,這時候更要上”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一個多月前剛動完手術的許輝,拖着體弱的身體,連夜收拾行李“參戰”。老伴攔住他説:“老許,你不要命了,你和別人不一樣啊!”,他卻堅毅地回答:“平時我可以不往第一線衝,但現在疫情防控刻不容緩,這時候更要上”。次日清晨,他就站到了疫情防控阻擊戰的崗位上。

  法制大隊年輕民警輔警作為突擊梯隊備戰,許輝則查閲整理疫情期間案件辦理、法制宣傳注意事項和工作流程、法律指引,指導一線民警辦案。民警辦理7起強行衝卡等涉及疫情防控的相關案件,不僅快速規範,更有力打擊和震懾了違法犯罪。

  阻擊疫情進入一級響應,晝夜不休成為常態化。涇河新城分局領導擔心許輝體弱身體吃不消,多次讓許輝回家休息,但他每次都拒絕,涇河新城的防控檢查站、醫學留觀點常有“老許”瘦弱但精幹的身影。

  2020年3月2日,中央電視台錄製了一期抗擊疫情一線工作人員家屬的自拍特別節目《我想對你説》,選擇了許輝妻子湯靜茹的一段自拍。

  看着快一個月沒見的“老伴”在視頻中説:“老許,咱們已經結婚30年了,你保重,我還想再和你過30年……”那一刻,“老許”老淚縱橫。

  “讓更需要幫助的同志得到幫助”

  身為農家子弟的許輝一生節儉,結婚第二年父親去世。不久後,他兄嫂又相繼過世,留下老母親和3個侄子均由許輝贍養、撫養。2008年許輝妻子下崗,當時僅有699元的生活費。2012年他查出身患肝癌,一連串的打擊令這個家庭經濟十分困難。為了給丈夫治病,他妻子最多時打3份臨時工。家庭經濟即使再困難,許輝的治療一次也沒有耽誤過。

  56歲的許輝身患肝癌8年。2020年10月14日,他因病情突然加重,再次住進醫院。期間,因家庭經濟捉襟見肘,無力支付醫療費用。即使在這種情況下,許輝也沒有向組織説困難、提要求。得知情況後,涇河新城分局民警輔警自發捐款64300元用於許輝治療。但戰友的情誼並未能挽留許輝的生命。沒有留下任何遺產的許輝,留給妻兒最後的遺願是要求把同志們的捐款退還。

  2020年11月6日,許輝彌留之際,他拉着妻子的手顫抖説:“同志們的捐款是用於我治病的,看樣子我過不了這一關了。把我剩下的5萬元交給組織,去幫助那些更需要幫助的同志……”許輝喪事辦完後,其妻湯靜茹、兒子許俊傑按照許輝的遺願將剩餘5萬元捐款全部退還組織,在涇河新城分局設立“民警輔警困難幫扶基金”。

  許輝走了。但他對公安事業的執著追求,對命運的不屈抗爭,對戰友的愛依然在傳遞……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